兰州建筑行业新闻中心

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
首页 >> 智能建筑

上海土地爷何以被隔离审查

来源: 2018年07月08日

上海“土地爷”何以被隔离审查

提起黄浦区北京西路99号,上海地产圈内几乎无人不晓。

这是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大厦所在地,长期以来也是在当地楼市打滚的众多开发商们心存敬畏的一处衙门。

但随着近日这座大厦里一位大家经常打交道的实力派人物突然出事,开发商们再光顾此地的时候,恐怕又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了。

这个人就是朱文锦,上海房地局土地利用管理处处长。据可靠消息,早在11月6日,该局内部已传达通报:朱已被有关部门隔离调查。

土地爷落马原因未明

11月15日上午,来到房地局大厦,发现门外停着一辆警车,两个警察在聊天。向遇到的该局职员打听,得到的回复是,朱处长有一段时间没来上班了。追问详情,回答是不知道。不过,临走时这位职员又说:以后不用找他了。

消息人士称,就在朱文锦出事前后,中央工作组进驻了上海房地局,重点任务是彻查上海土地出让过程中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。这是反腐风暴席卷上海数月以来,首次有中央工作组进驻一个局级单位进行调查。

为求证此事,专门致电上海房地局办公室,对方称我不知道,无可奉告,但也并未予以否认。

据了解,土地利用管理处是上海房地局属下23个处级部门之一。但该处全面负责上海全市土地使用权的出让工作,可见朱文锦官不算太大,地位却相当重要。

朱接受隔离调查的直接原因,让人颇感意外。知情人士称,上海社保案调查期间,为了了解情况,中央工作组找了不少上海各级官员谈话,朱作为房地局处级干部,也被找去谈过几次。问题是,就在这段时间里,有关部门发现他正悄悄转移名下巨额财产,于是发生了后来的事。

但朱究竟涉及哪些具体问题,迄今为止尚无官方权威说法。

在我们和黄浦区南上海公司的纠纷中,我认为朱文锦的处理手法违背了法律程序。朱出事的消息传出后不久,见到了愤愤不平的浙江华森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孙淦华。

华森置业是一家浙江民企,1999年应上海市原南市区(现并入黄浦区)招商邀请,与南上海商业房地产有限公司(简称南上海)联合建设中华苑项目,华森持股68%,南上海持股32%。后双方发生经济纠纷,继而陷入长期的法律诉讼。今年7月3日,最高人民检察院直接立案对此予以审查。

据孙披露,今年9月份,此案仍悬而未决之时,南上海单方面向上海市房地局提请项目,中华森部分股权向其转移并办理过户,申请得到受理,朱文锦当时负责经办此事。

在孙看来,南上海未经法定程序提出过户要求

上海土地爷何以被隔离审查

,明显属于程序违法,不应得到支持,朱文锦作为主管官员,难辞其咎。

不过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,还是不能确定此案与朱出事有直接关系。

上海反腐新动向:彻查国有资产流失

就在朱文锦接受隔离调查前不久,即10月下旬,上海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主任凌宝亨和副主任吴鸿玫同时被双规。这是今年上海反腐风暴中,第一个局级单位正副职领导双双落马,而且又是在国资委这么敏感的部门。

据了解,作为国资委主任,凌宝亨全面主持上海国资委工作,涉嫌社保案的上海龙头企业如上海电气等的监督管理、人事任命,都属于其职权范围之内。吴鸿玫则分管国资委下属产权管理处、预算财务处、统计评价处、集体资产管理处和产权事务中心的工作,并协管社会事业处。熟悉国资委内部运作的人士称,上述这些都是国资委内真正的实权部门。

刚刚落马的上海国资委两高官,还有之前一连串出事的国企老总,大多与社保案有染。但朱文锦事件,似乎更多是跟他掌管上海土地出让重权十余年间的种种作为有关。

有市场人士称,这很可能标志着中央推动的此轮上海反腐风暴的新动向:从社保案逐渐推进,重点朝严查国有资产流失方面转移。据说不久前有中央高层领导表示,上海过去若干年大量土地出让,最容易造成国有资产流失,必须彻查。

因此,有人预言,当了上海土地爷十余年的朱文锦出问题,只是整个事件的开始,上海以往多年土地出让中的大案、要案,很可能陆续浮出水面。而一些早期通过朱文锦之手协议拿到开发用地的房企,说不定将牵涉其中。

正因为如此,最近,随着社保案调查进展平稳而刚刚松了一口气的诸多房企,再度紧张起来,市场上各种流言也不绝于耳。其中就有说法称上海排名第二的房企大华集团可能出问题,但大华集团副总裁陈宁对本报郑重表示:大华一贯合法经营,企业一切正常,请勿轻信谣言。

然而,在如此敏感的时刻,更多上海房企选择了沉默。

上海土地爷朱文锦

朱文锦,现年57岁,任职上海房地局土地利用管理处处长已十多年,可谓资历深厚。据认识他的开发商描述,他为人很低调,有点书生气。在他出事消息未向外界披露时,从上搜索他的和背景资料,所得不多。只是注意到,今年年初他曾入围国土资源部十五科技工作先进个人评选。

朱文锦担任土地利用管理处处长这十多年,也是上海房地产市场由低谷到高峰的十多年。众所周知,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,上海楼市大幅下跌,直到2000年左右才慢慢回暖。从那时起,上海经营性土地出让连续数年保持在每年2000多公顷的水平。

最近几年,国内经营性土地出让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,从协议出让、批租改为公开的招拍挂。而据业界估计,2003年7月之前,上海八成以上的经营性土地出让都是通过协议方式。从各地已有典型案例来看,这种传统方式为主管土地批租的官员提供了很多非法寻租的机会,为此而丢掉乌纱甚至遭遇牢狱之灾的,数不胜数。朱文锦也许是其中最新的一个。

当然也有企业界人士认为,土地招拍挂逐步取代协议出让后,暗箱操作空间大大减少,类似朱文锦这样的主管官员手中权力明显弱化,他个人所出的问题,并不会对今后上海土地出让计划发生太多实质性的影响。

(毛文月)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