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州建筑行业新闻中心

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
首页 >> 建筑造价

群租者面临尴尬租房负担日益加重

来源: 2018年07月08日

群租者面临尴尬 租房负担日益加重

把房子改造成N多间小屋出租,房租降低了,同样面积的房间却容纳了更多的租客,看似经济实惠的同时

群租者面临尴尬租房负担日益加重

,各种隐患也随之而来。2009年,政府有通告:房屋出租人违法改变房屋结构或使用性质,将房屋隔成若干居室对外出租的,应当拆除隔断,恢复原状。但是,对于大多数群租者而言,这种便宜的隔断间如果没有了,他们将面临更加困难的租房选择。

租房负担日益加重

自4月中旬房地产新政实施以来,京城楼市成交量一路走低,而租赁市场却呈现出量价齐升的火爆景象。从具体数据看,学院路、万柳、朝阳公园、苹果园、清河、通州、亦庄等区域租金水平上涨明显,环比涨幅均超过3%。而崇文门、永定门等老旧城区的租金水平则相对平稳。快速的租金上涨影响了有租房需求的人群,尤其是在黄金地段工作的小白领及外省来京求学的大学生。

21世纪不动产市场分析师齐凡认为,由于新政后大量购房者转购为租,造成租赁市场需求量大增。又正好遇上大学生毕业租房高峰期,所以造成了短期内的供需矛盾加剧,推高租金价格。据21世纪不动产统计,与去年同期相比,目前北京整体的住房租金价格涨幅达到20%。

群租房惹众议

2009年,发出联合整治出租房违法违规行为的通告,指出:房屋出租人违法改变房屋结构或使用性质,将房屋隔成若干居室对外出租的,应当拆除隔断,恢复原状。今年4月底,在市政府法制办站公开征求民意的《关于修改〈北京市房屋租赁管理若干规定〉的决定(草案)》规定,租住成套住宅的,人均建筑面积不得少于10平方米,或者人均使用面积不得少于7.5平方米;租住平房的,人均使用面积不得少于4平方米。

日前从市法制办获悉,《关于修改〈北京市房屋租赁管理若干规定〉的决定(草案)》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以来,共收到106条修改意见,意见的主要内容仍集中在群租方面。很多人认同群租现象带来的扰民、治安、消防、安全隐患等问题,还有人建议提高群租房业主的物业费。对此,专家认为,提高物业费会增加租房成本,这笔费用会直接被转嫁到租房者身上,就是这些刚刚毕业毫无经济基础的蜗居一族们。市民的意见是实际存在的问题,但相反的方面看,租房的需求者们如果失去这个廉价的租房通道,他们又将选择哪里栖身。

蚁族面临租房难

规定未出之前,不少房主及中介把房子改造成N多间小屋出租,管理起来非常困难。100多平以上的二居或三居,通过打造隔断可以断成户,甚至更多。对于一些在京生活收入较低的人群来说,几百元就能住在交通相对便利的楼房里还是具有一定吸引力的。如此说来,规定下发后,这些人群就受到了影响。

本来是在学校附近租了个群租房的,现在规定一出就让我们搬家了,这周边租房子太贵了,真是承受不起。在海淀区上大学的小张对说。他本来在学校附近的小区租了个打隔断的5居室的,有限的租房资金让他只能考虑这样的居住条件。可规定一出,房主让他们搬家,一下子打乱了小张的正常生活,每天为了租房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,像个没头苍蝇似的乱撞。

小洪马上就要面临离开学校自己租房住了,他在海淀找了一份月收入1000元的工作,打算花300元左右在海淀租个房子,但是搜遍了赶集、58同城等,连隔断间价位也基本都在400元以上,小洪说:我一个月就挣1000元,要花一半的钱付房租的话实在压力很大,可是又没有便宜房子可选择,听说现在北京市要拆掉这些隔断间,不许业主这样出租房屋,如果以后连四五百元的房子都没了,我该租哪里住?

群租房并未得到有效管理

据了解,目前只有两种类型的租赁会主动在住房管理部门备案,一种是租房者所在单位需要进行备案,这类单位通常为员工承担租金;另一种就是大型中介机构和业主签订的租赁合同,中介通过这种方式,加强租赁房源的控制。但是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:这两种情况加起来在整个租赁市场占比不足5%,绝大多数房源没有受到任何监控。

以出租者的名义在上挂了一套愿意分割出租的位于亚运村的两居室,结果几天之内险被打爆,有中介说,需求量太大了,一个隔断间出来,基本两三个小时就能被租掉,询问,如果出租隔断间的话会不会被查,中介答目前还没有人真正查过隔断间出租的问题,需求量在那里摆着,如果真查了,这些租房者去哪里住?

荧灿地产总经理顾辰天认为,群租现象以及由此衍生的如何处理外来人员、流动人口、低收入群体的生存权与保障公民合法财产权之间的关系等,对于政府是个不小的考验。狙房主编周晓溪认为,即便是有政府限制群租房的政策,但是蚁族的低收入和高租金这一矛盾得不到解决,恐怕群居现象一时也很难有效控制。

随机文章